当前位置:主页 > 防静电服 >

從零下40℃到零上50℃身著“孔雀藍”的她這樣與彈藥相伴

发布日期:2021-05-21 19:30   来源:未知   阅读:

  這樣的溫度跨度,就如同從寒冬的北極瞬間跨越時空移動至盛夏的赤道一般。而她在工作中,有時一天要經歷數次這樣的“瞬間移動”,因為這兩個溫度分別是各類新型彈藥進行保溫試驗的最低溫度與最高溫度。

  她叫金秋,是陸軍某試驗大隊的一名軍隊文職人員。每天與彈藥做朋友,與溫度、濕度等各類數據打交道,這就是她的主要工作。

  保溫試驗就是考核新型彈藥在高低溫極端環境下的適應性,為彈藥試驗、作戰使用等提供重要依據。

  還記得剛入職後第一次參與保溫試驗的場景。當時,金秋與試驗主持人戴正國高工內穿棉襖棉褲、外穿防靜電服,一頭扎進零下40℃的保低溫工房。片刻,刺骨的冷氣迎面襲來,她打了個冷顫。然而戴高工卻不顧寒冷,認真查看並記錄溫濕度和彈藥狀態。金秋清晰記得,數據記錄完畢後,戴高工的眉毛上,結上了一層薄薄的霜花,頗像“白眉鷹王”。

  離開保低溫工房,距離預定的保溫結束時間還有三分鐘。來不及停歇,他們迅速脫下厚重的棉衣棉褲,來到50℃的保高溫工房。保溫箱門一打開,令人窒息的熱浪撲面而來。迎熱浪而上,他們迅速記錄數據,任由汗水滴落。

  走出保溫工房,戴高工笑著對金秋說道︰“試驗任務高峰期時,這樣的‘冰火兩重天’,最多一天要經歷十幾次呢。”

  “保溫,就是與時間賽跑。”戴高工告訴金秋,“每一個細節與操作都事關試驗數據的真實性,甚至最終影響新型彈藥能否順利通過定型試驗。”

  一番話,讓金秋深受觸動。正是因為負責試驗鑒定的官兵們對每一道工序的精雕細琢,對每一個環節的精益求精,才讓一批批新型武器裝備快速列裝部隊,成為亮劍沙場、克敵制勝的“鐵拳頭”。

  礪劍即是礪志礪心。試驗彈藥,更是試驗人的意志品質。為了成為一名合格的文職人員,她也經歷過數次“冰火兩重天”的考驗。

  入職之初,走進位于科爾沁草原深處的兵器城,映入眼簾的是整潔的營區、挺拔的哨兵、先進的裝備,這一切讓她感覺如此新鮮,如此陶醉。

  然而沒過多久,新鮮感便逐漸被疲憊感吞沒。入職集訓時,正值初春,塞北寒風蕭瑟,天氣陰冷。白天訓隊列、練體能、爬戰術,晚上,業務骨干輪流為我們講課,發射藥、導火索、彈藥電參數,這些聞所未聞的專業詞匯輪番轟炸,讓我她心俱疲。

  不服輸的她在心里暗暗較勁,“別人可以,我也一定能行!”憑著這股勁兒,她順利通過集訓,成為一名光榮的彈藥試驗人。

  入職培訓結束後,金秋被分配到了參數測量崗位。當時,從未接觸過彈藥的她在任務中只能負責一些簡單的記錄工作。金秋曾在地方企業也是一名業務骨干,現在卻只能干這些“毫無技術含量的工作”,“難道邁錯了大門?”心情跌入谷底的她一遍遍自問。

  看到她情緒不高,室主任莫德強主動找她聊天,對她說道︰“參數測量是彈藥準備的重要關口,每一次測量必須保證精準無誤,這就要求我們不斷打磨‘慧眼’,練就‘巧手’,細之又細杜絕誤差。趁現在任務還算不重,珍惜時間充實自己吧,將來有你施展才華的廣闊平台!”

  兩個月後,金秋正式參與試驗任務——某型火箭彈保溫試驗。試驗中,老高工傾囊相授、戰友們鼎力相助,不僅確保了任務圓滿順利完成,也讓她打心里體會到使命的光榮和部隊的溫暖。